当前位置:免费手机小说网>玄幻魔法>乃木坂纪事> 第两百五十四章 冲击和憧憬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两百五十四章 冲击和憧憬(1 / 1)

松井与生驹两人因为要兼顾SKE和乃木坂工作的原因,肉眼可见的繁忙了起来,平常的训练课生驹也有一大半不能参与,取而代之的是,松井慢慢地开始加入乃木坂的方方面面,且在不知不觉中融入了这个团队。

其实对于这样子一个偶像前辈的加入,大部分成员一开始都是有些感到害怕而不敢去搭话的,而松井则会用自己丰富的对谈经验和充足的知识库找到能够和对方聊起来的点。

可能也是为了展现松井和成员们之间的关系,《乃木坂在哪》的节目组专门做了一期和松井对谈的番组,而在织田和松井对谈的时候,两人之间比较亲密的称呼则是让两人的粉丝们联想翩翩。

大致来说,就是松井的粉丝高呼“Nobu酱小心”,织田粉丝高呼“玲奈桑小心”,然后cp粉狂喜的情况。

不过,对于松井的对话能力织田还是感到十分佩服的,因为织田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比较自我的人,只会主动去了解和接触那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喜欢的事情可以坚持,不喜欢的怎样也长久不了。”村上春树先生的这句话也是织田小姐一直遵守的人生守则。

如果真的让织田小姐加入到AKB48的话,大概在了解完自己需要做的工作以后便不会对它进行其他了解,在到AKB48那边报道的时候,大概也不会主动和他人联系关系,而是保证自己的训练工作全部做的尽好以后,缩在角落里看书,等着别人向自己搭话——这大概也就是织田拒绝了这次交换留学的主要原因吧。

时间过的很快,在此期间生驹宣布参与了AKB2014年的总选举并获得了不错的成绩,乃木坂的《16人的公演》也顺利展开,织田和生田成功获得了全公演第二幕演出的优秀成绩,两人的对手戏也在网上引起了广泛讨论——这次的交换留学不管怎么说对于乃木坂这个团队而言进行了极大的提升,尤其表现在番组的综艺力上。

“今天有些学校的感觉呢。”这次的摄影棚内放满了桌椅,成员们也像学生一样乖乖地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日村桑,要干啥呢?”

“我是‘xx偶像’,诉说自己喜欢的东西!”随着日村装出的老师的声音,这期番组的主题被宣布了出来。其实对于喜欢什么这一点,织田还真的没有什么定数,因为她感觉什么都喜欢一点,但是对于什么都没有那么的深入,唯一能算的上是喜欢的大概就是阅读...

但是如果真的认真讨论起阅读的话,织田怀疑台下大半的人都会听不懂而睡着吧。

“我是喜欢鸽子的偶像。”第一个进行授课的“老师”是西野,而作为第一个成员,她的爱好就有些难以言喻,“之前在番组里因为太喜欢鸽子还哭出来过,所以我要介绍一下鸽子的魅力。”

“首先是这样子。”西野亮出了手中的题板,“鸽子的叫声。”

“其他动物的叫声比如说猫和狗,大多数都是汪汪和喵喵这样子,只有同一个格式。”令织田有些吃惊的是,西野真的把动物叫声这样一个话题当成学术研究一样讲述了出来,“但是能够感觉到,鸽子的叫声有着一些节奏感,就像是→↘↗→这样子的感觉,就是感觉非常新颖。”

有一说一,虽然看着西野兴致满满地讲着,但是织田本人完全从中体会不到任何的区别或者说是魅力,只能点着头说原来如此——实际上什么都不懂。

“接下来喜欢的点是她的颜色,因为普通的鸽子大概是这样子,灰色的翅膀,粉色的脚,就感觉正好出现在哪里都不违和。”西野亮出了自己画的两只鸽子,“如果鸽子颜色变得很炫酷的话,就是非常危险了,肯定会被其他东西盯住,在街上很快就消失了。”

“这是物竞天择的结果啊,这点怎么能够用来证明娜酱你喜欢鸽子的颜色呢。”理科生织田表示强烈谴责,“也许在以前世界上的确是存在五颜六色的鸽子了,只不过因为自然选择而灭绝或是不得不让自己身上的毛色变淡进化成灰色鸽子而已。”

“所以说西野桑喜欢灰色对吗?”

“嗯。”西野点了点头,“其实不只是喜欢灰色,而是喜欢黑白灰这样子简单的颜色。”不知道是因为错觉还是幻觉,织田总感觉西野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了自己一眼,让织田感觉有些背脊发凉。

接下来进行介绍的则是高山的“人生游戏偶像”,卫藤的“棒球偶像”以及猴莉的“生化危机偶像”。虽然对于这三个织田都不算特别了解,但是听了猴莉的介绍织田倒是对生化危机这款游戏产生了兴趣。

没错,织田就是想看一下真实游戏里的爱丽丝到底是不是像猴莉画的那样是奇行种。

“我披露的是这个。”秋元站在台上,翻起了题板,“巧言巧语的偶像。”

“首先,让声音很大的人沉默的方式。”秋元提出了第一个情景,“不是有一直用很大声音在和别人絮絮叨叨的人吗,比如就在班里的某个地方就一直说话,然后我呢就想要好好看书,这个时候就会觉得‘啊那个家伙好烦,看不了书’什么的。”

“的确会有这样子的人呢。”设乐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我就去那个很吵的人身边。”秋元开始了自己的表演,“插入话题,今天准备吃什么啊这样子的问题,然后对方就会‘诶’这样子的反应,换到别的话题的话声音就会变小了。”

“那路或多。”设乐点了点自己的头,而坐在一旁的,看起来一直都提不起兴趣的桥本奈奈未小姐却意外地提起了兴趣,拿着本用来装样子的铅笔在小本子上疯狂记录着笔记。

“这样子为了对方的声音变小而去引导一下,既能够达成目的,又不会让对方不爽。”秋元一脸自信地这样子说道。

“你丫说的什么我完全听不懂啊!”这时,日村突然用极大的声音嚷嚷道,身旁的设乐也是很快地反映了过来:“就是啊喂!”

“日村君。”秋元一路小跑到日村的身边,“今天不一起去玩吗?”

“诶?”日村瞬间降低了音量做出了反应。

“行吗?”

“嗯。”日村降低了音量,而身旁的设乐也审时视度地插话道,“怎么了怎么了?”

“设乐桑,我今天做了汉堡包要尝尝吗?”秋元转头朝着设乐说道。

“憨!八!嘎!”设乐用着更响的声音怒吼出来,引起了哄堂大笑。

“如果其他成员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样?”日村转头向着其他成员抛出了问题,而对于这个问题很有自己理解的织田小姐果断举起了手。

“哦织田桑。”设乐点了织田的名字,“如果遇到这种情况的话你会怎么样?”

“就是过去直接和他说让他安静点啊。”织田很直接地说道。

“那假如不起作用怎么办,就像是刚才的设乐桑那样子。”

“那要看是什么情况了,如果是课间休息时间的话,我会选择自己一个人到外面找个安静的地方看书。”织田摸着下巴思考道,“但是如果是在自习或者午休时间的话...”

“那就怎么样?”

“那就先是和老师反应,如果还是解决不了,那我就在午休他睡觉的时候,在他边上用报纸沾水擦玻璃,或者在它趴着的时候突然用手用力摩擦一下桌子什么的。”

“!”织田口中说出的行为让其他成员和香蕉人都吓了一跳,因为在他们眼中织田应该是那种循规蹈矩的文学少女类型的。

“因为这两件事,既不会干扰到其他太多的人,而且这件事是对方有错在先,而且告诉老师经过警戒也不改,那我进行一些行为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吧。”织田吐了吐舌头,“这样子既不会对其他人造成太大的影响,对方问我为什么要做的时候我也可以说是,看玻璃脏了想要擦一下,或者是不小心做之类的。”

“对了对了,这样子做对方如果告诉老师的话,因为我是不小心制造出噪声,对方是主动大声说话,先被批评的也肯定是对面,老师只会提醒我一句,以后小心一点什么的。”

“织田桑真的是,出乎意料呢。”设乐听完了织田这一整套纯熟流畅且严丝合缝的流程,不禁感叹道,“秋元桑,织田桑刚刚做的这件事你觉得怎么样?”

“但是我觉得这样子,对方就会对你很不爽了吧。”秋元摸着下巴提出中肯的意见。

“对啊,但是本来就是对方做出不对的事情,而且屡教不改,我觉得和这样子的人也很难成为朋友吧。”织田其实一直不太喜欢像秋元那样子和大家关系都很好的社交模式,“如果声音很大的话,大部分班里的人应该也会不太喜欢她只是不愿意主动说而已,我这种行为也是帮大家解决了问题啊。”

“这...”

“不过大部分情况通过直接说或者告诉老师都可以解决的吧。”织田笑了笑,缓解了一下气氛。

“不过织田桑你刚刚说的,摩擦桌子是什么意思?”日村有些不解地问道。

“就是日村桑你先侧躺在桌子上睡觉。”织田起身站到了日村的面前,日村也照着织田的指示做出了相应的动作,随后...

“好吵啊!”日村捂着耳朵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而一旁的设乐则是十分懵逼地看着日村的反应。

“诶,设乐桑你没有听到声音吗?”日村朝着设乐问道。

“没有呢。”设乐摇了摇头,“难道日村你听到的声音很大吗?”

“超级大。”日村用力点了点头。

“诶?斯国一!”设乐佩服的发出了赞叹,“织田桑能够想出这种方法,也是很厉害了呢。”

“那设乐桑你要不要试试?”

“不用了不用了。”

——

番组结束以后,秋元似乎有什么问题想要问织田,在休息室又坐在了织田的旁边。

“小市...你在学校真的是那样子做的吗?”秋元纠结了一下,还是把问题问出了口。

“对啊。”织田点了点头,“先去说,然后再告老师,最后实在不行再进行报复行动。”

“但是如果很多事情都这样子的话,不会有很多人看你不爽之类的吗?”秋元有些担心地说道,“在学校里难道不会被欺负什么的吗?”

“这个的话,最开始的确会有一点吧。”织田摸着下巴思考着,“桌子里面的书本被弄乱,桌上被乱画什么的。”

“对啊。”秋元的眉毛皱的更加厉害了。

“然后我就直接和老师说了,要老师帮忙调监控调查一下。”织田用很平淡的语气阐述着,“老师一开始不愿意,说是没必要,但是因为我成绩年级前十还帮学校争取了一些荣誉,再加上我叫爸爸帮忙到学校和老师说了,就把这件事调查清楚了,然后几个恶作剧的人被休学了一段时间,之后这样子的事就没再发生过了。”

“啊,这...”织田的这件事让秋元感到有些不能够接受,因为这样子一件不算大不算小的事情搞得满城风雨,至少在秋元的心里是没有这个必要的。

“中国古代有句话叫做‘杀鸡儆猴’,因为把这件事认真的处理了,让犯人得到应有的惩罚,这样子其他人就不敢轻易惹我了。”织田笑了笑,“这样子以后的三年就不会出现这样子的事情了,效率不是很高吗?”

“但是这样子小市...你应该很难交到朋友吧?”

“很难是很难,但是还是有一两个的。”织田用手拍了拍秋元的肩膀,“这不还有真夏你们吗?至少我和真夏你们相处的时候是真的很开心的哦。”

“真好啊...”不知为何,秋元开始有些羡慕织田这样子洒脱且自由的生活态度。虽然作为学生会长锻炼出了很强的与他人和谐相处的本领,但是像织田这样子的生活,她还是产生了些许向往的情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