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手机小说网>玄幻魔法>乃木坂纪事> 第两百三十六章 兼任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两百三十六章 兼任(1 / 1)

一切都没改变的样子,一切都在不经意间改变着。

2014年似乎是乃木坂发生巨大改变的一年,大到整个团体,小到每个人,都在不知不觉往着自己期望的方向前进着。

对于其他偶像团体,说实话织田的关注是很少的,除了初期为了恶补偶像知识连续看了好几天关于AKB、桃色幸运草等女团的信息后就只是从乃木坂成员中的几个偶像宅那儿偶然听到,甚至名字和脸都很难对应起来。

但是,当生驹在AKB的大组阁祭登场的时候,这个消息织田却是从乃木坂成员们建立的l群聊中一下子就知道了,而大部分成员对于这个消息都有些不敢置信的样子,而包括织田在内的几个TOP则是保持沉默。

织田回想了一下,发现在前段时间自己是有被南乡桑叫过去单独谈话的,当时在谈话中依稀记得被问道“如果去AKB48兼任的话会怎么样”这样子的问题,而织田也只是摸了摸脑袋打了个哈哈说自己连人都认不全还是算了,用开玩笑的方式回避掉了它,而南乡也没有深入询问,再闲聊了两句就把织田放走了。

“现在看来,之前那次谈话应该是在试探我们的态度吧”织田用手摸了摸下巴思考着,论影响力和水准,AKB48应该是远远超过乃木坂46,这次兼任虽然会引起一些争议,但是带来的收获肯定是十分巨大的。

但是,就算让南乡再一次问织田愿不愿意兼任,织田大概也还是会回答不愿意吧。毕竟织田本质上还是一个比较佛系加懒的人,在她眼里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工作然后每天和朋友们聊聊天,休息回家看会儿书的生活挺幸福的,不想要再压榨自己的休息时间——虽然听起来有些自私,但是织田就是这样子想的。

其实织田的性格有个弱点,就是从根本上不太愿意承担太多的责任,又或者不怎么愿意去成为一个集体中的一号位。换句话来说,织田对于与他人交流这点一直不算是特别擅长,这份不擅长不是指面对陌生人的不擅长,而是面对熟悉的人该如何用适当的语言、用更好的方式达到自己的目的。

在成为tr的时候,其实织田一直不知道应该如何通过语言鼓励陷入沮丧的成员们,所以就只是一个人埋着头一直一个人默默练习,而把这份鼓励工作交给队长以及生驹等人去做;有几次选拔结束以后,织田想要去安慰关系比较好的小飞鸟、日芽香她们,却也找不到适合的话语,所以只是把为什么落选的原因跟她们一一列举了出来,和安慰相关的话也只说了“没事的”“你很厉害的”这种一看就有些敷衍的话语。

其实织田看过那么多书,总是能够知道一些安慰别人的话语,但是每当织田想要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就觉得说这些话虽然会让对方的情绪稍微得到缓解,但是不认清自己的短处是不行的,于是就把脑海中蹦出的那些词汇憋回了脑海里,继续像之前一样的“安慰”。

五更曾经这样子对织田说过:“像你这样子的人,竟然能够交到朋友真的会让人感觉很奇怪。”织田也深以为然,然后伸出手双手按压五更的太阳穴直到她求饶。

——

第二天一大早,虽然只是训练课,但是成员们来的都很及时,原本经常迟到的松村、樱井几人都罕见的提前十分钟到场。

训练时间来临了,而全场的焦点生驹却还没有到场,正当成员们有些失望地叹气准备开始训练的时候,训练室的大门被推开,走进来的是南乡,几个摄像小哥以及生驹。

看到生驹的一刹那,所有成员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甚至有好几个成员举起手张开了嘴,像是有什么想要说的样子,却被南乡挥手打断了。

“大家也都知道了,生驹从今天就会开始在AKB48的兼任。”南乡对着身后的摄像师傅点了点头,随后转过头来对着成员们说道,“虽然知道从昨天晚上开始大家都有很多的问题想要问,但是还是让我们先听一下生驹桑自己有什么想要说的话吧。”

“那个很抱歉没有提前通知大家这个消息。”生驹站在成员们的面前,依旧是穿着她最喜欢的黑色T恤加黑色宽脚裤,带着她的那副看起来有些老气的黑框眼镜,“可能有人会想要问我‘为什么会兼任AKB的呢’这个问题”说到这里,生驹抬头笑了一下。

“代代木的Lv和Zpp的巡演还有在东京、名古屋和大阪的lv的时候,我就在想进行lv的话,这样子下去是不行的。”

“想要变得更好,想要演得更开心之类的想法在我心里萌生。”

“刚好在横滨周年lv结束的时候,就决定了兼任这件事情。”

“虽然知道,我做的这个决定会让大家觉得不太舒服,会有人想要问‘为什么’‘至今为止我们一起做的一切会怎样’这样子的问题但是既然已经做了这个决定,我也就打算继续加油做下去了。”

“总之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我吧。”说到这里,生驹又一次垂下了头,成员们的视线就像是一道道X光,把织田从上到下扫射的一清二楚,生驹甚至能够听到台下成员的心声中反复出现的那些“背叛”“抛弃”之类的词汇,一种异样的,有些冤枉的情感从心里泛涌了上来,并汇聚在眼眸之间,挤压着泪腺,逼着眼泪往外流出来。

“不行,我不能哭。”生驹紧紧攥着拳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生驹知道,自己在乃木坂这个团队里肯定不是最优秀的,但是她很确定一点,那就是自己是最爱乃木坂的。

根据南乡的说法,自己是他最后一个咨询的TOP成员,如果自己也不愿意的话可能就会放弃这次的兼任计划——“最后一个”这个词,也是让生驹决定兼任的决定性因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